圣人的火——周欣桐

摘要: 近三千年前的中原大地上,王纲失坠,风雨飘摇。那是个黑暗的世界,弱肉强食的世界,那里,饿殍遍野。活下来的人只得流离失所,就如《采薇》所言:“岂敢定居,一月三捷”。中华大地的人民没有春日的暖阳,只有雨雪霏霏的严冬。

近三千年前的中原大地上,王纲失坠,风雨飘摇。那是个黑暗的世界,弱肉强食的世界,那里,饿殍遍野。活下来的人只得流离失所,就如《采薇》所言:“岂敢定居,一月三捷”。中华大地的人民没有春日的暖阳,只有雨雪霏霏的严冬。

在一片天寒地冻中,在一片混混沌沌的黑暗之中,一颗象征着希望的火种在倔强地成长。在偏安华夏一隅的鲁国,在一个破落的前朝贵族的家里,诞生了一个男婴。由于排行老二,他成年后被取字“仲尼”。年过半百的孔老爹一定想不到,在小丘儿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伟大的华夏民族迎来了属于他们最伟大的圣人,龙的血脉因此才得以流传。

前进吧,仲尼!你的名字将会与三皇五帝同列,与日月同辉,你将会与这个东方古国永远联系在一起!她的人民将会饱经沉浮,舛遍冷暖辛酸。他们既会荣耀万丈,也会居无定所。而你,将会带领他们一次次从寒冷的深渊向炽热的太阳伸出双手。

但是现在,仲尼,你准备好了吗?你准备好孤身面对眼前无尽的严冬了吗?

鲁国的国政,把持在“三桓”手里。三家拥兵自重的大夫目无国法,他们不仅祸乱朝纲,越礼行事,甚至还高筑自家城池试图分茅裂土。身位司空的仲尼提剑在手,厉声呵斥三个家族的首领。听了暴风骤雨般的慷慨陈词,三个不可一世的权臣低下了头。仲尼不依不饶,冰冷如钢铁的脸庞满是坚毅,但让他无所畏惧的却是一颗火热的,向往光明的心。

“三桓”中有两桓乖乖回到封地拆除了高耸的城墙,然而剩下一桓却不知悔改,反而设计将仲尼排挤出了鲁国。在那个诸侯纷争的年代,哪有什么道义?哪有什么温情?到处都是尔虞我诈你死我活。“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仲尼这句一定是气话,他那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怎么会让他选择离开天下苍生、离开这块他既热爱又愤怒的土地呢?那既然如此,厄于陈、蔡,窘于卫的经历根本动摇不了仲尼。自然,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能融化整个社会礼崩乐坏的坚冰的,于是仲尼不仅燃烧了自己,他选择去照亮别人。总有人会被感动的,总有人憎恨这眼前的污浊、冷酷而向往黎民和睦、礼乐森严的文武之治!仲尼有教无类,只要有一个向善之心,有一个追求光明和温暖的灵魂,所有人都可以一入那“万仞宫墙”一探至圣先师的大智大仁。他温暖了食不果腹的颜渊,安抚了迷茫愤怒的许由,教育了重财轻礼的端木赐……仲尼杏林春满,他的德行感动了乱世中几乎所有奋斗的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他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而这些人又把他们的智慧传递给其他人,像火炬一样,生生不息,愈燃愈烈。

仲尼的教诲并不能教给他的信徒如何大富大贵、如何鱼肉百姓,甚至不能教会他们如何填饱肚子。但乱世之中,最重要的是守护人性,捍卫自己的人格,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和生命的底线,这才有了“一箪食一瓢饮”也不改其乐的颜子,死也要端正衣冠的子路,“吾日三省吾身”的曾子。

这样,子张、子夏来了,子思来了,子舆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聚起来一起呐喊!千万缕微弱但热切的小火苗汇聚在一起,终于融化了那横亘四百年的冰冷。

后来,有一位书生,叫董仲舒。在埋头苦读多年后,他猛然发现:原来看似纷纷攘攘的春秋战国其实是有一位圣主在的,他的思想守护了道义,他的德行泽被万民。虽然他头上从未有过冠冕,但我们应该把他尊称为“素王”。董子的思想被后世称为“春秋大一统”,而这素王,就是仲尼本人。

太平日子总是长不了,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以后的每次灾难中,都会有人站出来点燃自己。太史公说:“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那些重于泰山的,都是些把道义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看得比生命与利益更重要的人。他们或许不信仰儒学,但是在骨子里,他们总会带着老祖宗留下的一束文化基因——“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文天祥将这样的字句藏于自己的袖子里,慨然赴死。我想几百年后锦州城上的袁崇焕,扬州城头的史可法在面对“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虎狼之敌时心中也会默念几句吧。

他们或许失败了,碎尸万段;或许成功了,紫袍加身——但在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他们心中只有圣人的教诲:面对世界的冰冷,最明亮最温暖的红烛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仲尼和他的追随者们用自己的一生来告诉他们、告诉我们、告诉所有的炎黄子孙: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行笔至此,我才第一次懂得了那句常说的话: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后记:前段时间我去了趟曲阜,参加“国际儒学辩论赛”。可是一下车,看到的第一眼就有些灰心了:汽车飞驰过街道,扬起一阵沙尘,午后的老城宁静得诡异。我睁大眼睛也找不到任何有关儒学的蛛丝马迹。车站大厅里立了座孔子像,可就有人在铜像前口出秽语。我不禁气愤:难道圣人留给我们的就不能比一尊铜像更多吗?

天凉了,各位是想找个暖和地躲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是点亮自己奉献份光和热呢?这火柴就在我们手里,但那份神圣却早就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之中了。老祖宗早就给儿孙们留好了对抗严冬的武器了。

那么现在,请点火。

(本文荣获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高中组现场决赛国家级一等奖)

声明:本文来源于语文报杯作文大赛官微,由北京中考在线团队-北京地区最具影响力的中考升学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BJ_zkao)排版编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

     
    来源: 青华园中考网